这几天都起的很早,可能习惯了,或者是我老了。想想离开学还有1个月的时间,好像应该开始写作业了。我和宝贝之间,也奇奇怪怪的,说不上来,就是跟以前不一样了。宝贝最近挺消极的,开始沉迷于游戏中,我知道这是逃避,心里真不是滋味。。。欠宝贝的礼物,我一定会还上,只是最近比较懒,可能是考试综合征延时了吧。宝贝不跟我玩了,我挺没意思的,容易瞎想,但也挺好的,不是说“我思故我在”么。其实我一直后悔大学留在哈尔滨,但现在更多的是庆幸,因为这样我才遇到宝贝,找到爱情。

         现实是残酷的,以前我总认为人和人之间是平等的,现在我知道一个社会和国家要保证运作,需要约束——道德约束和法制约束。人要生存就必须遵守规则,要想生活的人模狗样,就必须付出点什么,空手套白狼?做梦。在我们中国,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家,福利事业正扶摇而上的社会,只能从上而下的上演“刘姥姥进大观园”的戏码。可能比喻的不大恰当,但的确,我们后辈人是要张着嘴进到前辈们设立好的“大观园”的,想方设法成为这“大观园”的主人。就像滑雪,初来到雪道上,虽然刺激,但也摔的惨重,你需要把握方向和力道,控制住自己,看清道路,才能不摔跟头,游刃有余。说的有点跑题,但是我这段时间以来的思考,可能比同龄人晚了些领悟,共勉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于朋友,怎么说呢,不仅仅是玩伴吧,要知道影响是潜移默化的。我记得有谁说过,评判一个人的社会地位,可以从他的交际层次的角度分析,当然这只是充分条件。朋友,可以影响你的人生态度,也会限制你的人生高度。看了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,毛峰新婚的第二天跟朋友说结婚了,不自由。朋友说那就跑吧。他就真跑了。且不说那朋友是不是无心的,也不论毛峰傻不傻。但就他朋友这句话,如果换成别的任何,毛峰是不是就多点责任感了。也许我的想法幼稚了些,但是真不能小看朋友,他能推着你前进,也能拽着你后退。就说这么多吧,总愤青容易得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