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第三次游泳了。每次去都怀着无比高兴又无比恐惧的心情。高兴是因为喜欢和宝贝泡在同一个大水缸,恐惧则是因为我妈咪去算命说我会溺水而亡。。。那时我的名字是滨。

这次去没有太大的收获,跟跟宝贝生气有莫大的关联。不知道宝贝中午是不是吃大蒜吃多了,整个人都很冲,很凶。我哪是能让你欺负的主儿啊,就算打不过你掐不过你,也不能白白叫你欺负死,哼唧。于是乎俺俩在水下开始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搏击赛。臭宝果然没白吃那么多大蒜,力大如猪。很快,乐乐就败下阵来。其实,乐乐是要做大事的人,威武不能屈,哪能叫你头大蒜轻易的就看扁了。于是乐乐跑到浅水区自己练习,后来发现浅水区浮力不如深水区,又悻悻的回去了。

能漂起来,就慢慢的练习泳姿,不好看就不好看呗,反正我的原则是学会游泳,再调整泳姿。谁从小都不是吃素的,原则不同,没法沟通。大蒜这头老师,很不好,太要求完美。乐乐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期间大蒜还说了N+1句难听的话,还假借大蒜爸爸之名,说是他老人家说的。虽然我和他老人家素未蒙面,但他老人家和我也没见过啊,哪能这么没分寸的说那些。

乐乐知道自己有哪些不足,不需要别人来提醒,看得上我就处,看不上我趁早该干嘛干嘛去。这是一次失败的游泳之旅,大蒜叫我写的,我要把大蒜的恶行公诸于众,让百姓代表月亮消灭你!~哼唧。

接下来就是常规赛,大蒜哄了乐乐近两个小时,才稍微平息了乐乐心中的怒火,其实乐乐不知道为什么大蒜一开始的态度那样,或许是烦了或许是有心事,大蒜不愿意敞开心扉,乐乐只是郁闷,可后来大蒜数落乐乐,实在让我摸不着头脑,是厌倦还是什么,不得而知。总之大蒜妈妈做的馄饨很好吃,下次还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