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人体最初形成的时候,所有的器官都想当头儿。

大脑说:我应该当头儿,因为我掌管着全身的各种神经反应和功能。

脚说:我们应该当头儿,我们载着身体和大脑走遍天涯海角。

手说:我们应该当头儿,因为我们做所有的活儿来挣钱。争论持续着。

心脏、肺、眼睛等器官纷纷发言要求当头儿。

最后,屁眼站出来表示他也想当头儿。

大家对他的要求嘲笑不止,屁眼怎么能当头儿呢?

于是,屁眼开始了罢工。

他拒绝工作,并把自己堵的严严实实。

不久,身体的各个器官都感受到了屁眼罢工的危害。眼睛开始发直,手和脚也哆嗦起来,大脑开始发热,心脏和肺也无法正常运转。

最终,大家重新召开了会议,一致同意屁眼应该当头儿。于是,一切恢复了正常。

当各个器官忙忙碌碌的工作时,他们的头儿只是在那里坐着,并且时不时向外喷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