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夕前夜,多美妙的时刻,本该两情相悦,缠缠绵绵的说着情话,等待或者在梦里等待它的来临,期许着未来的日子可以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可是刚才,就刚才,我的五脏六腑都快气炸了!此处省略一万字。让我平静平静先。我这个司令啊,明面上是摆设,事实上就在摆布!有时候他那些小动作特别的打动人(详情请看《小感动》以及以前写的诸多文章),真有种让人捧在手心的感觉,很温暖、窝心。但更多的时候,讨人厌、阴阳脸,翻脸比翻书还快、得理不饶人,知错但不改、臭不要face。。。(你们不用为我担心,他经常听这些话,根本免疫了!)
本来我的心情特别的舒畅,虽然今天陪弟弟逛街打电动有些疲惫,但还是对我国传统情人节有着万分的期待。不是别的,以前我俩总能在这一天在一起,不管是玩、吃,猪头司令都是屁颠屁颠哄着我玩,带我出去找乐子。虽然猪头司令目前有工作在身,不能一起消遣,可那股子屁颠屁颠的劲儿竟然也木有了,就这么木有了!其实,我气的也不是这个,就是我家司令官儿大了,脾气见长,拿着鸡毛当令箭,不把我猪头小队长的愤怒放在眼里,一意孤行,我行我素,命令小队长做心情不好时不愿做的事!小队长不从就冷处理,神马叫憋气,这就是!
这是七夕前发生的事情,本来都很好(也或许只是表面的平静),司令坚持上下班准时汇报思想动态,恩。。。好的地方目前只想到这里,因为神马你知道!现在人家可牛了,多问一句就掉脸子,说神马我该关心的关心,不该关心的别瞎问,我心里真是波涛汹涌,一股火直窜脑门,我就是著名的火娃啊我!咱能公平点儿不,你要让我啥也不问,行,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,该干嘛干嘛,别站着茅坑不拉屎!要好好的,咱就好好的,你都把我盘问完了,到我这儿就变了算怎么回事啊,再者,我根本也不是盘问啊,就问了两句,我检讨可能是那两句问的不对,我该死啊我!神马不好问问神马!以后,猪头小队长,你就闭嘴,听见没,司令说啥是啥,咱不照做不就完了!笨!
PS:这个地儿,猪头司令也不咋来了,看见看不见的,也不能把我咋地,顶多叫我猪粑粑呗!生硬的套用一流行语:至于你信不信,我不管,反正我信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