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呆久了,难免产生悲天悯人的遐想。仿佛在苍茫的世界中,真的有那么一个角落不被人注意,而自己就站在这个地方仰望着世界。这种悲天悯人,于坚强者是很少出现的,因为他们往往不会有时间有精力甚至都没有兴趣做这些无谓的事情。于懦弱者倒是每日一课。越是弱小的人,越容易找些堂而皇之的借口,满足内心极度匮乏的安全感和自信心。从我对自己从小到大的了解来看,我并不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,遇到陌生人我会故作镇定故作老成,认识时间长了会发现其实我就是一个孩子,一个没经历过风雨的孩子。我还没有步入社会,脑海里对社会的印象,有一大部分都是道听途说来的,经过自己幼稚的分析,觉得其实,这个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表面上一个人很坏很坏,在他背后总有值得同情的悲惨经历,表面上一个人很冷漠,其实谁也不知道在他心里那把冬天的火从未熄灭过。孤独,把人与社会割裂开来。这也是为什么夜晚的人们总是觉得太孤独,而白天却信号微弱的原因。人,一旦与他人产生联系,便同时产生存在感,即便那人你并不熟悉。夜晚,当你独自在餐桌前吃饭,在厨房里洗碗,或在厕所里大便,家里只你一个人的时候,这种孤独感会让你血液停流,思维变缓,然后悲天悯人的开始遐想,就像我现在这样。孤独是飘零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必经的状态。这种状态让你我达到了某种程度上的公平。因为,谁都逃不掉夜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