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面的雨淅淅沥沥,滴滴答答地落在心里。老公去了比宾县还远的地方,要坐3个小时的车。不过有晓光作陪,我也就心安理得地在家继续做宅女。不知他现在到没到,刚才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有没有影响到他。我一直害怕惹老公生气,心里七上八下的,电话一直没有拨出去。希望他一切顺利吧。看看外面,这一会似乎雨停了,阴霾散去,天亮了起来,收拾收拾心情,准备去街上淘件正式点的衣服,俗话说“人靠衣装,马靠鞍”嘛。